國內第一家數字展示行業門戶網站 
 數字展示在線首頁 > 資訊中心 > 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燈光/舞美/多媒體

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燈光/舞美/多媒體

編輯:婉玗 文章來源:數字展示在線 發布日期:2020-2-2 7:13:34

  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于2018年12月在上海市國際舞蹈中心公演。該劇是上海市文化基金重點扶持項目,由上海舞劇團創排。

  該劇講述了以李白烈士為代表的黨的地下工作者,經歷了時事艱難和內心的煎熬,以生命為代價,為人民解放事業和建立新中國作出了無私無畏的奉獻。該劇以此視角引領我們回望歷史,再一次走進共產黨人的心靈,去體悟他們博大而溫暖的情懷。

  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主創團隊包括導演韓真、周莉亞,舞臺設計秦立運,燈光設計任冬生,多媒體設計和服裝設計分別由張松和陽東霖擔任。

  1 燈光設計概述

  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是一部近年來少有的以紅色諜戰為題材的舞劇作品,通過舞劇詮釋這樣一個深入人心且情節復雜的故事,在兼顧舞蹈性的同時,還要準確地表現戲劇情節,升華情感,對燈光設計而言實具有不小的挑戰性,以下為此次燈光創作的幾個重點及特點:

  1.1光位

  在本劇中,舞蹈表演傳遞的信息量是巨大的,結合多變的舞美空間,光位的特殊性唯一性顯得尤為重要,這也是該劇燈光創作的基礎。以特定的出光角度及質感渲染某個舞段,使燈光語匯更有針對性,手段更豐富,畫面節奏更有層次,甚至可以避免因相似重復的舞臺樣式帶給觀眾的干擾和審美疲勞。如:序幕時,在群舞手持雨傘穿梭的段落中,就使用了一組LED光源的成像燈作為高位流動,通過成像燈切片造型的功能,只將演員的上半身及手中的雨傘勾勒出來,形成了一道藍色的“線”,在強烈的形式感下,寓意著舊上海解放前夕的陰霾氣氛,見圖1。再如:一幕中,主人公李俠和蘭芬在家中的一段戲劇雙人舞,專門為這個場景設定的一組頂光螺紋聚光燈,配以雷登85B色紙,還原了一種溫暖的室內感,在以電腦燈為主的舞臺當下,一些有專屬用意的光位,也許會給舞臺營造更多的可能性和細膩的情感表達。

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燈光/舞美/多媒體

圖1 光位形成的一道藍色的“線”

  1.2光影

  舞臺,無論大小,始終是一個固化的物理空間,因此,為了打破平鋪直射的呆板,延展這種有限的空間,讓人產生遐想甚至錯覺,在該劇中,大量地使用了光影這種燈光效果。依托舞美26條軌道條屏景片的不斷移動,組合出豐富的空間變換,燈光穿梭其中,利用大角度的高位側光投射,在地面及空中形成了生動的影子,強化了這種假定性,它可以解讀成灑滿陽光的街道,可以是陽光斜射到建筑上在地面形成的倒影,也可以是老弄堂里一個慵懶的清晨;再如,李俠在戰友老方犧牲后,前往旗袍店尋找遺留下來的情報時,有窗外投射進室內的窗影,角光投射在鏡子上的光影,流動燈投射在特務身上的人影,相互疊加,構成了靈動的表演空間,有力地輔助了戲劇情節的需要。見圖2。

圖2 光影構成靈動的表演空間

  1.3光色

  關于光色的使用,也是有章法可循的,原則是讓其有清晰的指向性。全劇大部分使用的光色是簡約純粹的,只有第一次正面人物犧牲時,開始使用了局部強烈的紅色,并且在之后相似的犧牲段落中重復使用,強化了光色在劇中的語匯,觀眾在后面的劇情中,甚至可以通過紅色的出現,判斷出某個人物的犧牲。見圖3。

圖3 光色的運用

  1.4光語

  光語意為燈光的語匯。其實無論是光位,光影,光色等等,都是為最終準確統一的燈光語匯服務的,它集中體現了設計師對劇目的理解,對燈光整體風格的把握。劇中以光傳情,以光傾訴的點有很多。如,尾聲時,安裝在后區吊桿上大角度的特效燈具6KW阿萊,緩緩亮起,利用其高亮度且有很強穿透力的特性,模擬一種天亮了,太陽光灑下的效果,暗喻了上海的徹底解放,是全劇振奮人心又頗為動情的一個情緒高潮點。

  在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中,在燈光語言的塑造盡量簡潔、順暢,讓類似電影畫面一樣的舞蹈呈現出緊密的聯系,在切割空間、平行敘事、冷暖光色運用、光影的交互使用上進行了嘗試。舞劇的燈光應該成為無聲的音樂,在舞臺上形成獨特的語言,讓舞劇的視覺融合起來,形成獨特的味道。

  2 舞美設計

  這部舞劇人物和劇情錯綜復雜,在舞美設計上,很自然地想到一種“網”的形象,舞臺上使用了三層26條軌道條屏景片來完成,通過機械的編程可以使它們產生快速、連續不斷的空間變化,就像給導演提供了26個演員去任意編排調度。而景片上隱約、片段化的建筑形象不斷地被打破又重組,呈現了一種寫意的老上海的味道。

  3 轉瞬即逝的多媒體

  多媒體作為一個極具感染力的新興技術手段,近些年愈來愈得到舞臺的重視。張松老師擔綱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多媒體設計,龐大的敘事體量和繁多的節奏變幻仍讓設計者面臨了不小的挑戰。

  本次多媒體設計依照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歷史+諜戰題材的屬性,通篇采用凸顯濃厚歷史感的背景質地和莊重冷峻的色調。在敘事方面,由于舞劇全程以身體說故事的特殊性,在豐富舞臺視覺效果的同時,如何借助多媒體手段充實故事背景,更好地幫助觀眾理解劇情,是此次工作的重點。因此,無論是在對人物雙重身份的闡釋,還是對雨夜、暗房等故事發生地的描繪,都采用了簡單明晰且不失現代感的呈現方式,使人物身份得以迅速在觀眾面前展開,并在一串串數字雨急促飄落、一張張相片匆匆顯影的設計之間,使臺下能夠同步感受到舞臺上或劍拔弩張、或暗流涌動的氛圍,見圖4〜圖5。同時,本劇的年代特征亦是工作中不可忽視的細節。為了盡可能還原當時的環境樣貌,維護好劇作的整體氛圍,在字體的使用、報紙標題的措辭、該年代獨有的物品/景觀等方面,都經過了與導演團隊數次謹慎的商議,才得以呈現出最終的理想效果。

  其次,在節奏方面,如何使多媒體與舞美、燈光、音效等元素完美地配合起來,形成本劇獨有的舞臺美學,是現場演練的重中之重。多媒體視效在整個劇目時長中所占的比例實際上極其有限,但頻次繁多,如果不在特定時空中即時出現,則表達無效。如李俠夫婦的記憶閃回、小裁縫犧牲時的生平簡述等,幾乎可以說是轉瞬即逝。見圖6。因此,必須把握多媒體出現的時機,在操作過程中斷不可掉以輕心。與投影底板、舞臺燈光等些微的不契合都有可能消弭掉多媒體原有的表現力,因此,最終能夠閃避缺陷,最大限度地發揮多媒體的功能,也是與各位主創團隊的老師們相互磨合、共同努力下的結果。

  多媒體創作繞不開“如何在豐富舞臺敘事和不喧賓奪主之間做出平衡”這一問題。設計者認為,在非多媒體劇的劇目作品中,多媒體應退守邊界,在功能性方面多下功夫,為演員的舞臺表達增色。在此基礎上,多媒體的出現應當有突破性、更為練達,像是游走的點睛之筆,為舞臺注入短暫卻意義非凡的光輝。
  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舞臺設計有石庫門、里弄、街頭、報館、旗袍裁縫店等老上海特色藝術再現,踩著小板凳、揮著竹蒲扇;服裝設計則有上海女子們穿著旗袍在弄堂里起舞,既有濃烈的生活氣,又有藝術上的升華,讓人過目難忘,舞臺、燈光、多媒體、服裝相得益彰。

  80后舞劇編導的崛起,客觀上形成了舞劇敘事意識的全線回歸,他們用自己的作品推動舞劇從“晚會化”“花邊形”回歸到戲劇的大家庭,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是其中意識最為清晰、目標最為堅定的一部,從某種意義上說,它實現了中國舞劇觀念的升級換代。

 聲明:本文部分圖片、音頻、視頻來源于網絡搜索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予以刪除。
股票怎么开户